淅川:我和我的扶贫“第一书记”

2020-11-26 15:54       网络整理

  “你,干啥来的?”

  “来旅旅游。”

  “我们这破地方有什么可旅游的!”

  2017年8月4日,深度贫困村——河南淅川县毛堂乡银杏树沟村来了一位陌生的年轻人,不时拍照,还入户走访。

  方长建光着膀子、骑着摩托正在村口“把风”, 今日传媒网,忙上前盘问。不久前的扶贫检查中,银杏树沟作为“软弱涣散村”被全省通报批评,“防暗访”成了这位村委会主任的重要任务。

  “你们村多少人?有啥产业?咋扶贫?……”

  “一定是来暗访的。”年轻人一串问题,让方长建慌了。“您是党员吗?”“不是。”“贵姓?”“姓黄。”

  5天后,县里来人宣布:国务院研究室选派王涛驻村任党支部“第一书记”。等王涛讲话时,方长建惊呆了,竟是那天来“旅游”的年轻人。他提前一周就来了,县情、村情摸了一遍。

  “这变化,别说想,做梦都梦不到。”三年过去了, 中国品牌创新网,银杏树沟不仅脱了贫,还用参股等方式,联办了6家集体企业,2019年村集体收入500多万元,走上乡村振兴“快车道”。

  回想起与王涛初次见面的那场“乌龙”,已担任村支部书记的方长建还有点脸红。

  “领导来都不见得行,何况是个兵”

  “吃水靠水窖,出村靠地跑,手机当手表。”这是俺村的原貌。全村175户629人,贫困发生率41%。村集体欠外债,村“两委”也散了,一穷二白,一盘散沙。

  王涛进村那天,场面很冷清,只来了10多个人。王涛讲:“我既然到了这个最穷的地方,就一定要把这儿打造成淅川最好的地方。”

  大伙议论:“吹吧!这个烂摊子,国务院领导来都不见得行,何况派个兵?”“虽然王涛是北京大学硕士,又来自大机关,但农村事不好搞,光靠热情不行。”

  党员、干部开会来不齐,群众会更开不起来,王涛却不灰心。他说:“这地儿啥都没有,我反而很兴奋,因为可以做很多东西,我就是要找这块试验田。”

  他带着自己写的一封信《给大家说说心里话》,敲门走访。碰到识字的,就给他们看;不识字的,他就念。他说:“我要让大家明白,脱贫攻坚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。”

  “吃水难、行路难、打电话难”是压在村头上的三座大山,三个月时间,王涛就协调办成了通水、通路、通信号三件大事,用变化鼓起信心,用实干赢得信任。

  入村一个月,王涛再召开群众大会,当时来了不到30人。王涛态度坚定地宣布:村里要成立“一工一农”两个公司,一个是“劳务公司”,一个是“农业公司”。我根本就不懂“企业”是个啥,王涛跟我商量时,我心里打退堂鼓。“农民都是各想各的,各挣各的钱,不会听你的。”他说:“我来不是单纯送钱送项目,而是要带动、激励大家一起致富,共同过好日子;其中关键就是要把大家组织起来。”

  劳务公司挂了牌,可没几个人报到。

  “长建,人你来动员,其他事我负责。人一到位,劳务项目就开始。”王涛给我下了死命令。

  咋办?旁人不好说,我就从自己家人下手,劝在淅川县城当厨师的儿子方明园回来加入劳务公司。

  “我现在一个月能挣4000块,回去能有啥发展?”儿子不愿回。

  “人家王涛从北京来给咱村干事,别人不支持,咱得支持。你回来先试试,不行再走。”

  后来我动员亲戚朋友,陆陆续续凑了十来个年轻人。这时,项目真来了。王涛从北京一家公司获取了土壤固化剂专利技术使用权,我们先在一段土路上试验了一把,很成功。县里验收后,就给了一段公路项目。

  2017年腊月,天寒地冻的,大家就干起来了。每天早上6点, 企业访谈网,劳务公司项目部的临时会议室里就已经坐满了人,王涛就在工地上给大家开晨会。“思想提纯、精神回炉、付出绝对”口号山响……由于干劲足,技术新,用传统方法三个月才能修成的路,半个月就干成, 创新资讯网,为村集体赚来了“第一桶金”——300多万元。

  “王书记,你可真厉害!这么多年,村里没见过这么多钱。”我由衷赞叹。“这才到哪儿啊。”王涛却说,“银杏树沟村要走的路,远着呢。”

  “产业发展到哪儿,哪里就是银杏树沟村。有多少人为我们服务,我们村就有多少人”

频道热图